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获奖文章 > 正文

蜕(三等奖)

编辑:蔡佳燕 录入:cqq 来源:本站原创 2012-02-23 17:22:52 

  我不知道,到底是我遗弃了这座小镇,还是她遗弃了我?

  或许我离开她的时间有些久了,回来时,有些还没来得及改变,而有些,终究是不能让我想起原来了。我看见王婶穿着20元一件的地摊货,肩上背着50元的山寨名牌LV包包,满大街地招摇;周大爷身上还是那件熟悉的灰色衬衫,一双皮鞋却锃亮;邻居家的房子没变过,不知何时院子里停着一辆奥迪。于是,我明白,她不甘再是“乡下”,开始向往“城市”了。

      而那些黑瓦白墙已不再完整,只因中间充斥着英伦风格的小区,艳艳的红映着灰灰的白,刺痛我的眼球。是这个时代留给我的遗憾,我看着以前的她一点点淡出我的记忆,心如刀割,无能为力。

  我不怪她。她知道,这个时代终将是城市的时代,她无力改变,只能牺牲那些还未开垦的土地,那个有清澈的小河、河边杨柳依依的公园,我童年的记忆。是我的错,固执地坚守着过去。我理解她的无奈,却接受不了她不再是我心底那个她的事实。

  我明明还可以认出以前的她,可她,终究不是以前那个她了。

  查理德·耶茨说:“我想所谓的孤独,就是你面对的那个人,她的情绪和你自己的情绪,不在同一个频率。”现在,我很孤独。

      我的小镇在蜕变,终有一天她会变成城市,只因时代在发展。

  而我,只能选择放手和祝福。

                   (本文荣获本次大赛三等奖)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