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获奖文章 > 正文

我们的时代(三等奖)

编辑:厉佳灵 录入:cqq 来源:本站原创 2012-02-23 17:27:39 

  当越来越宽阔的马路像奶油蛋糕一样铺了一层又一层之后,屋后的小山坡却如独守空房的思妇。想着、念着、怨着,就这么一天天老去。

  十年前,我刚搬进新家,周围还是一片蔓草荒芜,偏僻的位置让我的童年少了些能够呼朋引伴的快乐,却给了我一座至今恋恋不忘的小山坡。

  山坡下是一块不算大的麦田,晨曦初露,微风习习,青青的麦苗便舒展柔嫩的叶芽,在渐渐明亮的日光中拔节伸长。清新的麦香伴着母亲低吟浅唱的歌谣,在时光深处萦绕,飘散开去。排列整齐的麦苗像一声软软的绿毯,包裹着山坡轻柔的小花儿一样的美梦。

  或许是那梦真得太美了,每年的阳春三月,山坡上便开满了一簇簇的桃花。那是好梦的延续。花儿上总笼罩着如梦的轻纱。那时的我还不懂得桃花美人的优雅,只是明眸皓齿的母亲在花下温柔的轻唤,散在腰间的发丝滑过脸颊的柔顺,都定格成我记忆中永不褪色的风景。

  可是没有谁能在时光中驻足,在岁月中永生,城市发展东扩的步伐一脚就跳碎了小山坡的宁静。每年如期而至的春风中多了些凛冽。张牙舞爪的冷血怪兽伸出狰狞的獠牙发了狂般地撕碎春风温柔的外衣将它举起,又重重摔下我的麦苗,我的桃花怎么转瞬间就不见呢?

  十年的光阴,可以让一切面目全非,山坡老了。她如发白齿残的老妪,苟延残喘,浊泪纵横。她回忆着,曾经如花的锦缎、不老的胭脂,到头来,竟只剩一捧黄土掩风流,昔日犹在江山,试问游女如何长歌缓缓归?

  花谢了,水涸了,泪干了,梦醒了。

  何处惹尘埃?

  (作者系江苏省盱眙中学学生,指导教师:叶荣滨,本文荣获本次大赛三等奖)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