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历史与细节 > 遥远的回声 > 正文

有一种温暖叫朋友

编辑:尤立增 录入:dudan 来源:《历史与细节》 2009-11-17 09:23:17 

 

“朋友”一词对我来说是奢侈的,倒不是因为我清高孤傲或者性格怪僻;在我看来,朋友是一种缘分,可遇而不可求,朝夕相处未必成为朋友,惊鸿一瞥却可成为知己。特别是人到中年,生活和事业的奔波忙碌使人的心壁变得坚硬起来,也常常有孤独感弥漫开来。这时,一个远方的电话,一条问候的短信会不期而至,让你的心中涌起一片温暖。于是,常常感动于这种温暖!

早就忘了与徐永平老师的第一次交流在什么时候,在与语文报社的朋友中交往最多的就是他!

记得一次,我给了他一篇关于高考成语复习指导的文章。我想,凭着我们的关系,他怎么着也得给我发了吧!电话响起:“尤兄,稿子不行,没有新意,毙掉!”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电话就挂了。我甚至一度认为这是一个缺少人情味的人。但从那以后,每次给他稿子时我必须再三斟酌,反复修改,因为不知哪一天,他还会把我的稿子“毙掉”!

在牡丹江,在扬州,在大同,每次见面,他的笑声总是感染着我。敲开他的门,他正趴在床上校对稿子,眼睛通红,不用说,又熬夜了。又是一支烟、一杯茶,倾心交谈,那感觉亲切而温暖,心里总想:“跟这家伙交朋友,值得!”

2006年我很荣幸地接到了邀请,担任在沈阳举办的“第六届‘语文报杯’课堂教学大赛”的评委。由六年前的参赛选手到忝列评委行列,我知道自己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委屈。但是,我把这次活动看做是一次更好的学习机会。

按照大赛规定,每次讲课结束后,都有一位专家评委对这一时段的课作出点评。因为评委都是长者,我怕自己的点评因水平所限出现纰漏。永平又是命令式的口吻:“就是你!”让我无法推辞。我对最后两节课进行点评,在点评时既注意切中肯綮,又给予选手热情的鼓励。点评结束后,张定远先生拍着我的肩膀说:“行,立增成熟了!”我感到这是前辈对我的褒奖,更是对我的激励。这时,永平也拍一拍我的肩膀,模仿先生的口气说:“行,成熟了!”

大赛结束后,永平约我写一篇稿子,让我谈谈这次大赛中参赛老师课堂教学中存在的问题,我跟他开玩笑说:“为什么让我当‘恶人’?”他回敬我:“因为咱们关系好,我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后来,我站在自己的角度,针对参赛老师上课存在的问题,写了一篇《白璧微瑕话大赛》,发表在2006年第9期的刊物上。

当时,永平还让池军华、傅琪和我每人写一篇文章《从选手到评委》,因为我们三人都曾是“语文报杯”课堂大赛的参赛选手,而这一次又都是评委,我因为赶《白璧微瑕话大赛》那篇稿子,所以失约了。本文也算是给永平的一个交代吧。

我想,交上这样一个朋友,也许就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福分吧!

感谢《语文报》《语文教学通讯》,让我从一名默默无闻的青年教师逐渐走向了成熟。我愿将这种友情调成醇厚的温暖,抚慰我的每一次孤独!

 

【作者系特级教师,现任河北省张家口一中学术委员会主任、教研组长,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师德标兵”等荣誉称号】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