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历史与细节 > 遥远的回声 > 正文

你们是一条河

编辑:王 君 录入:dudan 来源:《历史与细节》 2009-11-18 08:56:46 

 

 

我经常被朋友们戏称为是一条小溪。这大概是因为从小性格中活泼率真的因子比较多的缘故。

喜欢这个昵称,但也有一点点苦恼:因为小溪毕竟是浅的。

而我有一段时间曾经梦想成为一个深刻的人。

当我发现深刻于我遥不可及的时候,我便陷入了深深的自卑中。

那些日子,我经常对着电脑上辛辛苦苦敲出来的一行行文字发呆苦恼。我觉得它们浅薄粗疏一无是处。

我的自卑来得很正常。我是个只读了两年大专就匆匆毕业的专科生,很长一段时间在信息闭塞的小县城里呆着。我渴望在教学科研上的突破,不想成为别人眼中“成也赛课,败也赛课”的“花瓶式教师”。我恐惧着我的教学探索停滞在那几次辉煌而短暂的全市和全国的课堂教学大赛上。

我知道,要做一个好教师,我必须继续往前走。

于是我开始诚惶诚恐地涂抹文字,把我在语文教学上的零散的思绪记录下来。当幼稚的文字积累到一定数量的时候,我开始羞羞答答地向外投稿。这几乎是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的投稿,只是因为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在支使我这样做。我是浅薄的,但我对我自己的水平倒有深刻的自知——我,和《语文教学通讯》这样的高档次的刊物的距离应该有地球到火星那么遥远吧!

那些日子,我就像一个忐忑不安的小媳妇,躲在门后面,战战兢兢地集聚着勇气,想要去面对新的人生。

没有人理我,这让我反倒觉得是正常的。

但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还清晰地记得,那是2003年的3月,重庆春天的阳光已经很烂漫了。一个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阳光慵懒得有点儿昏昏欲睡了。小屋子里弥漫着宁静的躁动。

电话铃声响起。接了,是一个异常温柔的声音。很舒缓,甚至还有点儿矜持。

她说她是《语文教学通讯》的编辑,姓张,叫张水鱼。

我即刻便像被电击了一般。这是我接到的第一个来自编辑的电话啊!而《语文教学通讯》,在我心里是一本多么神圣的刊物啊!

我的心幸福地跳动起来。在一瞬间,我就是那么奇怪地坚信,这个远方的陌生的编辑的电话,一定会为我的生活激发起一些什么。

水鱼老师的话很柔很轻很慢地传过来,绝不是滔滔不绝的!而且,每一句话都似乎有表情——微笑着的,感叹着的。当时,我怎么就固执地觉得我看得见这些表情呢?

她说,读了我的一些文章,很感动,觉得我是一个在用心教语文的老师,所以,就忍不住给我来电话了……

不多的几句,但顷刻就让小屋中昏昏欲睡的阳光灿烂起来,奔放起来!

现在想来,水鱼老师的几句话当时确实给了我巨大的激励。因为,一个正因自卑而在迷茫中徘徊的老师,是多么需要这样的肯定啊!

直到今天,我依旧为水鱼老师言谈中的“感动”而感动着。我知道,作为一份具有全国性影响的大刊物的编辑,天天埋头在论文堆中,必须也早已经习惯了用挑剔的眼光来审视文字和文字后面的人吧。良莠不齐的稿件会一日一日地销蚀着一个人的耐心,案牍劳形的工作会一点一点剥夺人对文字的敏感。就是我们,天天批改学生的作业,不也难免变得麻木烦躁吗?如果是我,还能够从一份并不算优秀的稿件中体会到感动,并且为这感动拨通遥远西部城市里一个陌生作者的电话吗?

经历的事越多,对人情的冷暖感受越多,我就越发地体会出水鱼老师的那个电话的珍贵。

人生就是这样的奇特,一个细节可以败坏你也可以成就你。水鱼老师的这个来自遥远山西太原的电话,为自卑的我注入了至关重要的第一份自信。我意识到,就算是一条小溪,也可以奔流着发出自己的声音。

那个电话是我的一个崭新的开始。我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振奋精神投入奋斗。后来,在水鱼老师的帮助下,我在《语文教学通讯》上发表了第一个短小的课堂实录。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几年来,我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的文字达到了130多篇,在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上的就有近70篇,还有7篇论文被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全文转载,到今年8月,我的第三本书也要正式出版了。2007年,我成为了重庆市最年轻的中学特级教师。

想起五年前那个深陷于自卑中的我,不禁感慨万端:如果没有水鱼老师那个珍贵的电话,没有《语文教学通讯》,我能够成为今天这样的一位时刻感受着专业幸福的语老师吗?

我这条清浅的小溪流,怎么会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幸运呢?

又想起刘远老师。2007年年末,我依旧更加忐忑不安地给老师发了一个邮件,表达了希望加入“名师出版工程”的愿望。那真的是一个奢望啊!这个出版工程已经接近尾声,能够入选的名师大都是业绩和声望都远远超过我的前辈们。我也不知道哪里来了这么大的勇气,突然想去试一试。我真的就没有抱什么希望啊——不管刘老师是婉言还是直言告诉我因为我还比较年轻学识不够资历不够所以不能入选,我都会心服口服感激涕零。是的,我是成人了,我懂得一位前辈能够善待一位年轻人的非分之想就是莫大的恩情。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老师回了邮件,很真诚地说他愿意帮忙努力推荐让我安心等待。这“非分之想”在老师的鼎力相助下最后居然好梦成真了。

后来有机会亲自聆听老师的教诲,他说,君啊,你的执著打动了我,继续努力哟!

刘远老师的语言中总有一种磁性,能够润物细无声一般地渗入人的内心深处,让你不仅感到神清气爽,更能够悄悄地体验到甜蜜的风暴在心中掀起的幸福感觉。

细细想想,《语文教学通讯》编辑部的所有老师们,哪一个不是这样呢?

王华林老师在电话中给我打劲。他说,君的稿子有特点,总是清爽明白,不像有些人喜欢故弄玄虚。这种朴实诚恳的写作态度应该发扬。这是我收到的第二份至关重要的肯定,它又一次为我的生命注入了自信。

李梅老师,多次在电话里向我约稿。言辞间的那份绝对的信任让我不能够不竭尽全力把稿子修改到最好。

彭笠老师,在读到我的一份考虑还欠周全的稿件后迅速地给我寄来了辅助资料,让我对该问题的思考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层面。

……

直到今天,我依旧离“深刻”的境界还差得很远,幸运的是我已经不再为此痛苦和自卑了。鲁迅曾说:“一条小溪,明澈见底,即使浅吧,但是却浅得澄清,倘是烂泥塘,谁知道它到底是深是浅呢?也许还是浅点好。”我很为之所动。在今日功利世俗的社会中,我庆幸自己还保持着对语文、对生活的一份童真和激情。

所以,我快乐地做一条小溪。一路我飞花溅玉而来,我的歌唱也许不是天籁,但我相信她会是这语文交响乐中的一小段和谐优美的旋律。

更为重要的是,我拥有了一份小溪的从容。因为,我时时刻刻都感受到,还有那么多善良和智慧的人们站在我的身旁和前方,汇成了一条生生不息的爱的大河。他们以河的姿态支持我、鼓励我,为我的每一朵小小的浪花喝彩。

有了大河的凝视、关注、期待和拥抱,就算永远只是一条小溪流,又有什么可以畏惧的呢?

【作者系特级教师,现任重庆外国语学校教师】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