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母亲征文 > 获奖作文 > 正文

爱,那么远,这么近

编辑:肖西贝 录入:dudan 来源:原创 2008-05-22 16:12:50 

四川省德阳市第五中学高20107   肖西贝

 

爱,并列存在;或者交替进行。

                             ——题记

 

屋外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然后是开门声。

“妈,你回来了。”

“嗯,最近考试没有啊?”

“考了。”

“考得怎么样?”

“不太好。”

“怎么每次都这么说,你什么时候说个好啊?”母亲有些埋怨地说。

“哦。”我有气无力地应了声。

母亲每次不开心的时候,我的忧伤就逸在空气里,尤其是每次因为我而不高兴时,我的心就像冰封一样难过的透不过气来。是我,总是让她操心着,我没有优异的成绩让她骄傲。我,还不够优秀。

愧疚像刀刃狠命插进温热的心脏,温度哗地一下扩散开来,然后就无预兆地哭了。

“不知道别人的孩子怎么那么听话!”

“我哪知道!”

“别人都是越大越懂事,你看看你!”

“别人好,你快去养啊,把我生出来干什么!”

这样乏味无聊亦无缘由的争吵,像打仗一样无休止地重复上演,个个面红耳赤撕心裂肺的吼叫。

我懂,其实我们每次吵架时胸腔里跳动的那个东西都在很痛很痛地哭。

叛逆。

也许是这样,我在不知不觉中没有理由的反叛着一切。因为对这个世界充满过希望,却一次一次失望,所以只能颓废的逃避。

很多时候,我眼望别人的生活,成为别人生活的点缀;在审视自己时又陷入自亲自贱的自制的陷阱之中。

而那份爱正是来自我的母亲。自我出生那一刻起,她便是我的依靠。母亲要用整个生命来支撑生活,她很累,或许发泄是她最好的选择。

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罪恶,我突然想起了一切的一切。

稚嫩的脸庞,我躺在襁褓中恬静地睡熟。母亲轻轻地抱着我哼着她儿时的歌谣。午后的阳光撒在她脸上,变成美丽的金色,她温热的手抚过我的脸颊,刺痒的暖气,那么温馨舒服,我抱着她的手游走在梦中,牵着她的手,就永远不怕走丢。

我会走路了,会喊妈妈了,我看见母亲脸上孩子般绽开了笑容。她牵着我,骨节突出的手紧紧包裹着我的小手,穿行在熙攘的人流中,就这样牵着她的手,永远都不怕迷路。

零碎细小的片断,华丽地闪现在深深的脑海里面,闪耀着细微如针毡的光芒。

打开门,回到家后,发现餐桌上有一盘水果,一杯牛奶,伴随着母亲的唠叨声。有些话我重复地听了那么多年,却还是默不做声的点头。

因为工作和学习,我和母亲不能天天见面,但她每天会给我打一个电话或发来短信。“把被子盖好,莫凉了。”“过马路要看车。”“在家要好好学习!”隔着银屏和空气,想着她在那头用怎样孤寂的姿态和我交流。每个字,都笨拙地包含了她深深的关切,朴素老套的话,藏着深深的爱。全部,全部都是这样的贴心。我知道,母亲她很爱我。

往日趴在她背上觉得依靠着整个世界。现在我长大了,她却逐渐老去,但仍旧传递给我她的关怀。我收到了,妈,我知道了。

一个女人,再怎么坚忍也有脆弱的时候。听她带鼻息的回应,看她红肿的眼眶。我,什么都明白。女人不靠谁,只赖自己。

恍惚之间,我经历了很多,像一个世纪,如此漫长而痛苦。

我感觉到母亲的需要,她不再像我儿时那样是我整个世界,而我终究有一天会变成她的世界,她的依靠。我需要一如从前的灿烂,我需要承担起压力,并且微笑着对她说,没事的,你还有我。

飞鸟掠袭的窗外,光线从斑驳的树叶落下来,而我,读懂了母亲眼里扩散的忧伤……

正是那些伤痕使得生命变得坚韧与丰富;或许,真正聪明的人,会把脸上的伤痕笑成一个酒窝。看着她笑,就不会难过。

很多美好都经不住时间的离异变迁,慢慢地枯死在年轻的轨迹上,我在母亲身上看到自己没有的东西。

妈,你陪我走过的,我会加倍还你;你给予我的一切,我要用一生去还偿。

妈,我好爱你,好爱你。

妈,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