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母亲征文 > 获奖作文 > 正文

丝 路

编辑:麦芷珺 录入:dudan 来源:原创 2008-05-22 16:18:00 

广东中山市纪念中学高一(23)班  麦芷珺

 

发,

发如雪。

  ——小札

(一)

细嫩白皙的双手,轻轻地揉着,于白沫与黑发间不停的浮浮沉沉,娴熟而又那么轻盈,她要把所有的希翼统统揉进发际里,把所有的怀念埋于发丝间,把所有的虔诚赠给那个熟悉无比的香波中。

清水、香波、墨发,扑湿、揉抹、洗涤。是水手驾驭着飞艇穿梭在大海之上么,抑或是那舞者纵身跃入灯幕中跳跃的舞姿?无以言状的不可抑制的关于那些岁月的留恋,无法比拟的关于母亲散失的年轻的美丽。

(二)

母亲有一捧顺滑润泽的秀发。童稚的孩子,总一脸固执地说,那是一匹滑稠的墨黑色的绸子,盛大的滚烫的沉默的黑色裙缬:一匹,而不是一捧;墨发,而不是黑发。小时候,母亲告诉我,那是上帝赐予母亲最宝贵的恩典——她一辈子最珍惜的礼物。而我,母亲的孩子,一个只有暗黄干枯的似苇草的几丛头发的孩子,暗暗地埋怨上帝的不公。母亲轻声耳语道,那墨发也是属于你的!

“我能随意地玩弄么?”

童年时的夏天,墨绿色的草席泻在地阶上,繁星点缀在这硕大的黑幕上,忽而又密集起来,连接成了一条长长的银河。就这样眨着眨着,黑夜里的眼睛。

偶尔听到了蛙声,呱呱呱的。

月色在腥热的潮气包围中,冷冷地笼罩在地面上,无边的镜子,恩宠着那些被恩宠的人们,例如,我们。

母亲惬意地横卧在草席上,把那把秀发安顿在她身后,铺开着。头轻轻地枕在手上,秀发背后,晶亮的瞳孔折射着穿破黑暗的光芒,她望着风铃叮铃响的地方。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母亲总是适时地教会我诗辞歌赋,以至我日后的记忆总那么清晰可辨。“君儿,人生还有许许多多可品尝的地方,无论如何,用平淡的心去看待世间不公的一切,你会发现美的存在。”是的,母亲便用这箴言演绎母亲的形象,如此完美无瑕而甘愿接受岁月带给她的痕迹。

牙牙学语的时候,我躺在母亲的怀里,无数次亲密接触她的绸子,熟悉而又安心的感觉。紧贴着,凉呼呼,清新的淡淡的栀子花味围巾,保温了我整个的世界,以至无论在以后的病倒、困难、寂寞、挫折的时候,它总能唤醒我对于人生的勇气,只可惜折断了母亲一根又一根秀长而细腻的发丝。它们编织成了一条交相错叠的丝路——丝路,通往爱的路途。

等我大了一点后,我就执意用那白花花的梳子理顺母亲那黑墨墨的绸子。

白色的发梳——这样我才能在茫茫发海中觅到它的踪迹,顽皮的孩子,上蹿下跳,忽隐忽现。顽皮孩子的顽皮发梳,舞动着挚爱的母亲的礼物。

母亲此时会不住呵呵地笑,她一脸天真的认为,我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在那些过往的岁月里,我带给她更多的爱,像那乳白色的发梳和黑色的绸子,无人能分割。

她喜欢我爱帮她梳头,那是孝敬母亲的表现。

(三)

母亲真的很美,她带给了我最初的关于美的信仰。

她喜欢照镜子,那落漆的外婆留给她的梳妆台和那面嵌在上面的红铜色的镜子一直是她的心头好,这是她无人打扰的后乐园,允许她把尘封的记忆拾起的花地。

她爱用棕色的梳子把弄她的绸子,静静地坐在镜子前,落地窗透过微红的余曛,夹杂着空气中的那细小的尘埃,落漆的梳妆台,梳妆台上的铜镜,镜前的母亲,母亲的绸子,绸子上撒上的化不开的鱼鳞般的闪烁……封尘的一切,一切的金黄,更胜梵高着力熏染的大把大把的葵花田,那是无需心机拼凑的完美,是自然地邂逅,却如此感人。

镜子照过了母亲的绸子,亦照过了母亲春华秋实的年华,镜里镜外,物事人非。母亲把她关于美的诠释,向岁月兑换了那些世事变迁的爱,投注在我身上的无微不至的爱,流失于朝夕的问候照顾,流失于年月间人生的灌溉,流失关于“岁月如歌”的纯真传说。夕阳下落,转瞬即逝,梳妆台前的绸子,并不是因为余曛落下金黄而显得夺目,而是它真的被岁月熏白了!恍然发现,却又如此心疼不已,曾经母亲挚爱的秀发啊,被她换以她挚爱的女儿,牙牙学语,读书写字,知书达理,长大成人……母亲莞尔,那是因为她答应了女儿,她的秀发是属于女儿的。女儿能玩弄母亲的绸子,也能用稚气熏白母亲的绸子。所以,十八年来的供书教学,消逝了她的墨黑绸子,转过了她的十八个年轮,缠绵了她十八年的韶华芳菲。她只希望,美丽的绸子不要责怪她的挥霍,可爱的孩子不要忘记她的爱。

(四)

一张凳子,一盆清水,一双手,熟稔的场景。我轻轻地用水浸湿母亲的秀发,让香波在手心化开,贴在母亲的昔日引以为傲的绸子上,愿用芬芳换回您的年华。一圈一圈地揉着,白色的泡沫渐渐增多,像翻滚的浪花在的怀抱中呐喊着,呼唤着,像夜空中的星星缠绵不已,爱意难断;细语关怀流逝在水和香波的混杂中,斑白的发迹、轻盈的泡沫是爱的见证,却抹不开愁绪,化不开世事年华的变迁。越积越多的泡沫啊,日积月累的爱意啊,能否洗涤掉岁月铅尘,归还母亲那段稠密如墨的绸子和风住尘香的笑靥。

洗了三次,终于洗净了。我用毛巾细致地擦拭着,晶莹的水珠挂在母亲的银丝上,如此夺目。忽然一种难以言状的情感涌上咽喉,母亲却微微地笑了,如此美丽。

化不开,换不回。

——缘字诀几番轮回你锁眉哭红颜唤不回

——纵然青史已经成灰我爱不灭

——繁华如三千东流水

——我只取一瓢爱了解只恋你化身的蝶

——你发如雪纷飞了眼泪我等待苍老了谁

——红尘醉微醺的岁月我用无悔刻永世爱你的碑

……jay chou于歌中如此唱道。

 

“我能随意玩弄你的绸子么?”

——是的,孩子,直到它为你而花白。

  ——后记

 

  (指导教师:陈金梅)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