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母亲征文 > 我也写母亲 > 正文

母爱

编辑:张才中 录入:余韵 来源:本站原创 2008-09-23 12:19:46 

  有人说,母爱如酒,醇醴绵长,母爱如茶,浓酽沁心。我更觉得母爱如兰,淡雅高洁,香飘久远。  

  为了生计,我不得不在外忙碌,每次回家时间都很短暂。今年六月回家消夏,心情一直很沉重。忽然发现不知何时,母亲那似瀑布般的乌发,现已成雪。削瘦的脸庞被岁月的钢刀镌雕的沟壑纵横,如耙双手似风干的树叶一样经脉暴凸,斑点密布。母亲的确老了。哎,岁月无情呀!  

  潮涨潮落、风云变幻,憔悴了母亲的容颜,日出日暮、时光流转,不变的是母亲对子女的牵挂和挚爱。每次回家母亲都变戏法似的做好吃的。这几天,我美美享受着沉甸甸的母爱,天天被浓浓的母爱包围着。  

  我喜欢吃“苞谷坨儿”,每天母亲都要掰几个在柴火灶里烧着给我们打牙祭。大晌午,酷日当空,屋子里像上屉的蒸笼一样。母亲灶前添一把柴禾,再拿火钳拨弄一下“苞谷坨儿”,又旋即折身奔到灶后炒的毕毕剥剥响。看着母亲满头的汗水,我几次要去烧火,都被母亲挡了回去,她说:“你穿得干干净净的,这里烟熏火燎的别把衣服弄脏了,我在灶里还烤有‘苞谷坨儿‘,你不会烤会弄糊的。”拗不过母亲,只好忐忑不安地走出去。  

  不一会工夫,母亲烤的“苞谷坨儿”就出炉了,母亲用火钳小心地夹出来,拿苞谷叶裹着,在地上旋转着抖去灰尘,递给我,并嘱咐:好好地接着,别烫了手。吃着黄澄澄、香喷喷地“苞谷坨儿”,心情却难以平静。  

  家里本来有电饭煲,只要我们一回家,母亲就不用了它做饭了,她说,你们在城里常吃闷饭,柴火灶的饭好吃些,又有锅粑。吃罢饭,金亮亮、脆呼呼的锅粑又使你食欲大增。每次都吃得饭到喉咙,肚皮苦撑不下为止。  

  母亲做菜用料是奢侈的,做一个蛋汤必用6个以上的个鸡蛋,我劝她,一钵汤三个就够了,多了人体吸收不了是浪费。可母亲不听,母亲自有一番道理:啥浪费呀,吃到肚里对身体总是有好处的。你们平时回来的少,多吃点儿,别给我省,你们吃得越多我越高兴。看来,我是没法劝住母亲了。母亲放油也是很豪放的,用勺嫌烦,干脆就用铲子铲。每盘菜盛起来,锅里仍滴溜一滩油。我说油多了对身体不好,可母亲坚信一个理儿,油是好东西,不然为啥每碟菜都离不了它呢?一句话噎得我无言以对。  

  我从小都爱吃葱油软饼。每次回家母亲都会特意做给我吃。有时把烙好的饼用土豆丝卷着吃,有时还会变个花样儿,把以烙好的饼切成菱形,用酸辣子佐料,下油锅煎炒至微焦,那味才叫爽呢。  

  有一件事,现在一想来就懊悔不已。那天母亲做了很多好吃的,吃饭时母亲一个劲儿地给我夹菜。碗里堆得像小山似的,狼吞虎咽地一阵狂吃,仅动冰山一角。母亲又冷不丁地朝我碗里添,我说,不要了,我已吃得不少了,再夹就吃不完了,可母亲仍在往碗里堆。我提高了嗓门说:“我都说不要了”,并把母亲最后堆上去的菜退回盘中,母亲一楞神,好一会没说话,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失态,我的一时冲动伤了母亲的心,心中顿时充满了自责和悔恨。我怎能如此伤害深爱我的母亲呢?可已酿成事实,无法弥补。我将以感恩的心对待母亲为我做的一切。  

   在当今经济社会的大潮中,有些情感显的那样脆弱,一触即破,如朋友之情;有些情感是那样的短暂,三年五载,如师生之情;有些情感是那样的莫测,朝秦暮楚,如男女之情。唯母爱如兰,香飘久远,经久弥新。它抛开一切世俗,荡涤一切污秽,摒弃一切丑陋,披沙沥金,熠熠生辉,亘古永恒。朋友们,让我们珍惜这至真至纯至善至美的人间真情吧!   

  有人说,母爱如酒,醇醴绵长,母爱如茶,浓酽沁心。我更觉得母爱如兰,淡雅高洁,香飘久远。  

  为了生计,我不得不在外忙碌,每次回家时间都很短暂。今年六月回家消夏,心情一直很沉重。忽然发现不知何时,母亲那似瀑布般的乌发,现已成雪。削瘦的脸庞被岁月的钢刀镌雕的沟壑纵横,如耙双手似风干的树叶一样经脉暴凸,斑点密布。母亲的确老了。哎,岁月无情呀!  

  潮涨潮落、风云变幻,憔悴了母亲的容颜,日出日暮、时光流转,不变的是母亲对子女的牵挂和挚爱。每次回家母亲都变戏法似的做好吃的。这几天,我美美享受着沉甸甸的母爱,天天被浓浓的母爱包围着。  

  我喜欢吃“苞谷坨儿”,每天母亲都要掰几个在柴火灶里烧着给我们打牙祭。大晌午,酷日当空,屋子里像上屉的蒸笼一样。母亲灶前添一把柴禾,再拿火钳拨弄一下“苞谷坨儿”,又旋即折身奔到灶后炒的毕毕剥剥响。看着母亲满头的汗水,我几次要去烧火,都被母亲挡了回去,她说:“你穿得干干净净的,这里烟熏火燎的别把衣服弄脏了,我在灶里还烤有‘苞谷坨儿‘,你不会烤会弄糊的。”拗不过母亲,只好忐忑不安地走出去。  

  不一会工夫,母亲烤的“苞谷坨儿”就出炉了,母亲用火钳小心地夹出来,拿苞谷叶裹着,在地上旋转着抖去灰尘,递给我,并嘱咐:好好地接着,别烫了手。吃着黄澄澄、香喷喷地“苞谷坨儿”,心情却难以平静。  

  家里本来有电饭煲,只要我们一回家,母亲就不用了它做饭了,她说,你们在城里常吃闷饭,柴火灶的饭好吃些,又有锅粑。吃罢饭,金亮亮、脆呼呼的锅粑又使你食欲大增。每次都吃得饭到喉咙,肚皮苦撑不下为止。  

  母亲做菜用料是奢侈的,做一个蛋汤必用6个以上的个鸡蛋,我劝她,一钵汤三个就够了,多了人体吸收不了是浪费。可母亲不听,母亲自有一番道理:啥浪费呀,吃到肚里对身体总是有好处的。你们平时回来的少,多吃点儿,别给我省,你们吃得越多我越高兴。看来,我是没法劝住母亲了。母亲放油也是很豪放的,用勺嫌烦,干脆就用铲子铲。每盘菜盛起来,锅里仍滴溜一滩油。我说油多了对身体不好,可母亲坚信一个理儿,油是好东西,不然为啥每碟菜都离不了它呢?一句话噎得我无言以对。  

  我从小都爱吃葱油软饼。每次回家母亲都会特意做给我吃。有时把烙好的饼用土豆丝卷着吃,有时还会变个花样儿,把以烙好的饼切成菱形,用酸辣子佐料,下油锅煎炒至微焦,那味才叫爽呢。  

  有一件事,现在一想来就懊悔不已。那天母亲做了很多好吃的,吃饭时母亲一个劲儿地给我夹菜。碗里堆得像小山似的,狼吞虎咽地一阵狂吃,仅动冰山一角。母亲又冷不丁地朝我碗里添,我说,不要了,我已吃得不少了,再夹就吃不完了,可母亲仍在往碗里堆。我提高了嗓门说:“我都说不要了”,并把母亲最后堆上去的菜退回盘中,母亲一楞神,好一会没说话,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失态,我的一时冲动伤了母亲的心,心中顿时充满了自责和悔恨。我怎能如此伤害深爱我的母亲呢?可已酿成事实,无法弥补。我将以感恩的心对待母亲为我做的一切。  

   在当今经济社会的大潮中,有些情感显的那样脆弱,一触即破,如朋友之情;有些情感是那样的短暂,三年五载,如师生之情;有些情感是那样的莫测,朝秦暮楚,如男女之情。唯母爱如兰,香飘久远,经久弥新。它抛开一切世俗,荡涤一切污秽,摒弃一切丑陋,披沙沥金,熠熠生辉,亘古永恒。朋友们,让我们珍惜这至真至纯至善至美的人间真情吧!

(湖北省竹山县茂华中学 手机13035279068)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