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报社 > 报社新闻 > 媒体聚焦 > 正文

著名品牌战略专家张华夏和著名书画家牛志高教授在《语文报》社题字

编辑:未知 录入:mhywbs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2008-10-13 10:59:04 

 

  为学而大三十秋,柳绿桃红遍神州。

  中华语文第一报,为大而学拔头畴。

  (张华夏口占七言古风一首:“心债”,遵命题赠《语文报》社)

  

张华夏随笔:心债


  10月2日,我参加中学同学聚会后在太原逗留,通过网络看新闻,看到《光明日报》国庆书画专版刊发了我的一幅书法横幅。考虑到时值长假,回京后再找报纸不太方便,就给《光明日报》山西记者站站长杨荣同志打电话求报。杨站长说:“你的书法很火,这些天在各大报纸刊发的作品我都欣赏了。”他还提出,自己的新办公室一堵大墙空着,想请人写一幅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

  这件事在今年清明节我回吕梁给母亲扫墓时,杨站长就专门和我讲过。我听着心痒,但想到杨站长是一位十分谦虚的学者型大记者,不能草率,就一直没有正面答应。但这就像债务,没法推却,还时常悬挂于心,我把这种事叫做“心债”。还好,我这次同来的大画家、徐悲鸿艺术研究院的牛志高院长,书画俱佳,我就顺坡下驴,答复杨站长说请老牛书写最为合适。

  中午,我和牛教授来到了杨站长的新办公室。杨站长很高兴,早就准备好了文房四宝,但新房内没有足够大的案头,老牛准备席地而写。我想,在地上写字肯定影响作品的效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猛然,我想起了另外一笔“心债”。数月前,我回晋探望生病住院的老爸,《语文报》社社长兼总编辑蔡智敏和副总编辑任彦钧曾邀我去报社写字,因为时间仓促没有去,还白吃了人家一顿盛宴。这个情也总得还,不可一直挂帐在心,使自己不能安宁。于是,我索性约彦钧总编辑下午去《语文报》大会议室写字。

  创刊于1978年的《语文报》,是改革开放的文化骄子,语文报社的诞生与发展,也正是中国成功地进行改革开放的一个例证。30年来,以“大语文”为编辑理念,以“传播语文知识、促进语文教改、弘扬祖国优秀文化、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为编辑宗旨,以“高质量、高品位、实用性加可读性”为编辑方针的《语文报》,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青少年和青年教师。我们这批40岁左右的同龄人,就是在《语文报》的滋养和光照下爱上了语文、迷上了写作。在这份报纸的扶持和培养下,洪烛、邱华栋、段华、毛梦溪、雷霆、安武林等中学生被保送上了武汉、南开等中国名牌大学,为他们的人生长途奠定了重要而扎实的基础;而从《语文报》发表处女作起步的景旭峰、胡劲军、师永刚,洪烛、邱华栋、段刚、毛梦溪等同学,现在已经是新华社影像中心、文汇新民报业、凤凰周刊、中国文联出版社文艺部、青年文学、北青物流、人民政协报副刊的一把手了,都是当前文化、新闻界的中坚力量。

  《语文报》现任总编辑蔡智敏和副总编辑任彦钧大哥是当年大家投稿时认识的编辑老师,当年他们刚参加工作,而我们正是一批热衷于写作的中学生。现在大家仍习惯地称他们为老师,但他们更愿意大家对他们以大哥相称。两位大哥一直把当年的这批最早的作者称为《语文报》的“黄埔一期”,也经常饱含热情地在各种场所赞赏这批早期的优秀作者。

  《语文报》与其另外一份杂志《中学生文学》,都是80年代火遍大江南北的学生必读报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原国家副主席王震,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方毅,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德珩、费孝通、雷洁琼、周谷城,全国政协副主席钱伟长,原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于友先,原国家教委副主任张文松、柳斌,著名作家、教育家、出版家叶圣陶,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张志公、王力、李行健,著名科学家苏步青、茅以升、杨叔子,著名作家冰心、艾青、臧克家、王蒙、贾平凹,著名画家张乐平,著名语文教育家朱绍禹、顾黄初、于漪、钱梦龙、魏书生等,都曾先后为报社题词、撰文或投稿。由此可见,其影响力之大、影响面之广。

  这两份报、刊发表的中学生作品主要是散文、诗歌、小说。我起步于旧体诗创作,大学专业又是油画,发表的处女作是刊发于山西诗词学会会刊《难老泉声》上的旧体诗和在《山西日报》发表的书法“黄河”。中学时我也是《语文报》、《中学生文学》的热心读者,但并没有在上边发表过作品。荣幸的是现在也被《语文报》的两位总编辑大哥称为“黄埔一期”,还一再邀我前往“黄埔”留下“墨宝”。我自己反复琢磨,想到这其中有三个缘由:其一、我和《语文报》的第一批作者“黄埔一期”们都是好朋友,而且大家都很认同我,尤其在上大学和参加工作后,大家因为共同的创作爱好关系更加密切,《语文报》爱屋及乌,就把我也自然而然地列入了这支令人向往的队伍了;其二、我爱人姜丽是《语文报》的首批作者,中学年代小姜的作文和诗歌多次有老师投稿发表于《中学生文学》,任彦钧大哥记忆尤新,一次聚会时说:“你是我们《语文报》的女婿”,酒后之言,其情更浓!其三、我中学时每年都订阅《语文报》,直到上大学仍有阅读她的习惯,这些都被《语文报》的“黄埔一期”们传到了“黄埔校长”耳中,也记忆于他们心中了。

  语文报社在改革开放汹涌澎湃的浪潮中崛起,在改革开放摧枯拉朽的洪流中日益壮大。在新闻出版署所组织的全国教育教辅类报纸质量工作中,《语文报》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语文报”商标还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媒体界第一件“中国驰名商标”。《语文教学通讯》是全国中语会会刊、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中国对外交流首选语文期刊。报社所创办的中华语文网,则是中华语文教育第一门户网站,除为大中小学语文教学服务外,还兼顾大众语文和对外汉语。我一直不敢给《语文报》写字,一则因为自己不是真正的“黄埔一期”,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个合适的解释,岂能造次;再则,《语文报》有这么高的声望与身价,我自己纵然斗胆,也不敢妄为。这就叫做敬畏,一种由尊敬而产生的畏惧。

  我一贯做事讲究三思而行,自己不明不白的事情绝不妄为。这次,一方面琢磨清楚了自己和《语文报》的渊源与关系,加之还有牛大教授同行,就借机圆了这场“黄埔梦”,偿还了又一笔心债。

  草就于2008年10月17日凌晨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